當代誰最擅長畫梅花 易從網畫家石榮祿國畫

2019-05-21 16:41作者: 未知作者

評論0

      驛外斷橋邊,寂寞開無主。已是黃昏獨自愁,更著風和雨。無意苦爭春,一任群芳妒。零落成泥碾作塵,只有香如故。——陸游《卜算子·詠梅》

  驛亭外面的斷橋邊,梅花寂寞地自開自落,無人理睬。暮色將臨,梅花無依無靠,已經愁苦不堪了,卻又遭到了凄風苦雨的摧殘。梅花并不想費盡心思與百花爭艷斗寵,對百花的妒忌與排斥也毫不在乎。即使凋零了,被碾為泥漿了,梅花依然和往常一樣散發出縷縷清香。

  錚錚鐵骨紅梅圖 石榮祿新品花鳥畫《鐵骨生春》

  風雨送春歸,飛雪迎春到。已是懸崖百丈冰,猶有花枝俏。俏也不爭春,只把春來報。待到山花爛漫時,她在叢中笑。——毛澤東《卜算子·詠梅》

  風雨剛剛把春天送回來,飛舞的雪花又在迎接春天的來到。已經是冰封雪凍寒風凍骨的時刻,懸崖邊上還盛開著俏麗的梅花。梅花雖然美麗,但并不炫耀自己,只是為了向人們報告春天到來的消息。等到百花盛開時,她在花叢中欣慰地笑了。